您现在的位置是:网站首页?>?情感控制

平西鬼事之殡仪馆工人

本站2019-09-055人围观
简介 平西县殡仪馆在县城南边,七里河村的附近。 这个殡仪馆因为亲人逝世的原因,我去过多次。 这里完全没有小说或电影里讲的那样阴森恐怖,甚至一丝儿让人害怕的地方都没有。 然而,几年前

平西鬼事之殡仪馆工人

平西县殡仪馆在县城南边,七里河村的附近。

这个殡仪馆因为亲人逝世的原因,我去过多次。

这里完全没有小说或电影里讲的那样阴森恐怖,甚至一丝儿让人害怕的地方都没有。

然而,几年前的一次经历,却让我改变了看法。

现在想起来,心里还有很深的恐惧。

几年前,同院的王小胖还在和媳妇谈恋爱。

有点夜里,他突然找人,说是和媳妇生气了,媳妇回家几天了,想让我夜里和他一块儿把他媳妇接回平西。

他媳妇(当时还算是女朋友)是辛店街上的,离平西县我住的那地方有十几里地路。

当时也是年轻,晚上闲上没事儿,就俩人合骑一辆自行车去了。

那时候,那条路还没有装路灯,到处一片黑,偶尔才有一辆过路的汽车。 走到七里河的时候,前边有一个拖拉机,拉着一个架子车慢慢吞吞的走着,我俩借着他的车光跟随了一段路,走到殡仪馆的时候,追上了那辆拖拉机。 扫了一眼,看到架子车上竟拉着一个死人。

由于光线不好,也没有看清楚那死人的模样。 当时和王胖子在一起,也没有感到恐惧,就骑着车子到了辛店的街上,把他媳妇接了回来。

怎么接?一辆自行车,三个人。

只能是一起地下走。

等回到平西已经是夜里两点多了。

王胖子家有俩房间,我当晚就住在了他家里。

第二天一早,回到自己家之后,听说同院的谁谁死了。

要去殡仪馆参加所谓的告别仪式。 我和王胖子就一块儿去了。

到了地方才上午十点多,闲着没事儿,我俩就一块儿瞎转悠。 那天死的人不多,所以殡仪馆里也没有什么人,放眼看去,有很多同院儿的人,别的估计就是死者的亲属了。

我俩转了一会儿后,转到了放大铜炮的地方,那是给死者放炮用的,也就是礼炮。 这时候,一个扫地的老头儿,拿着扫把在铜炮边扫着地,只是看着地还挺干净的,老头还在扫。 当时也没有在意,和王胖子转了一会儿后,王胖子说他烟不见了。

估计是掉哪里了。 我俩就又顺着刚才转过的地方,慢慢的找。 王胖子非常爱抽烟,那个时候穷,一般都是抽一块五一包的软春雷烟,实在没烟的时候,抽丝瓜藤,抽烟屁股。

所以这半包烟还是挺贵的。

转了一会儿来到放铜炮的地方,那扫地的人正拿着王胖子的烟。

王胖子上前给他要,老头二话没说,就还给了王胖子,王胖子抽了两根,递给老头,算是作为感谢。 老头儿并没有接胖子的烟,只是摇摇手,说不会抽。

看那老头干鳖的样子,黄病寡瘦的,似乎身体也不健康,王胖子也就没再让烟。

打了个招呼之后,我俩返了回去,来到了开追悼会的地方。 王胖子拿出一根烟,递给我一根,自己又点了一根。

抽了一口,然后说这烟味儿不对啊。 怎么没有一点儿烟的香气呢?我没理他,自己也点着了抽了一下,这时候才发现这香烟虽然像正常烟一样会冒出烟雾,但口感却是如同吸空气一般,一丁点儿的味道都没有了。

王胖子猛吸了几口之后,扔掉了烟,又点了一根,也是如此。 王胖子叫了起来,听到他的叫声,同院的几个人围了过来,也试着抽了一下,发现烟真的没味儿了。 王胖子赶紧把刚才丢烟的事情讲了一下,大伙儿竟然轰动了起来。 本来正开着追悼会呢,被我们几个一阵叫喊给搅了局。 主家白了我们几眼,我们知趣的闭了嘴,退到门口,小声的议论着这事儿。 有人提议说拐回去找那个老头去。 看着人多,又是大白天的,所以大伙儿等追悼会开完了,就赶紧去院子里找那老头儿。 找了半天,没有找到。

这时候主家的人问我们因为什么在开追悼会的时候喊叫,大伙儿把事情讲了一下。 在讲的时候,有殡仪馆的人也听到了。

就告诉我们,他们这殡仪馆里没有什么扫地的老头,扫地的都是年轻人。

这殡仪馆是个好单位,不是什么人都能来上班的。 听工作人员这样讲,我们就更加惊奇了。

可是找不到这老头,事情也只能这样。 大伙儿返了回去,在火化房门口等骨灰出来。

这时候火化房后边的礼堂里哭声一片,看样子这又是一家人在开追悼会。

过了一会儿,后边礼堂的小推车过来了,车子推的竟然是那个扫地的老头!王胖子一眼看到后,天不怕地不怕的他竟然浑身发起抖来。

我当时看过去的时候,眼一黑,幸好旁边有人拉住了我,否则会一下子躺地下不行。

等那老头儿的尸体推进火化房后,大伙儿围着我俩问,我俩就把情况说了一下。

因为有几个同院的人抽了那无味的烟了,所以大家都信我们所讲的。 后来才知道,那老头是昨天晚上拉到殡仪馆的,并且就是用拖拉机带着架子车拉进去的!还有,我和王胖子看到他扫地的时候,他的尸体一直在礼堂和火化房之间的过道里躺着!这一点儿,是他的亲属作证的。